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病毒王座-第八百六十一章.道心種魔正法熱推

病毒王座
小說推薦病毒王座病毒王座
“白素贞?”
“白素贞!”
“法海?”
“华藏?”
许悠然看向那个小沙弥,明显是在跟自己和库克洛洛说话。
自己是法海,库克洛洛是华藏?
这……
什么情况?
法海跟色欲有一毛钱关系吗?
白素贞……
好像还真有点关系。
许悠然听到白素贞的名字,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这时,他好像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个世界对实力没有压制力。
面对修行千年的白素贞,放开手脚、火力全开,恐怕也不是人家对手。
何况,白素贞可不是一个人,她身边还有一个小青。
不过这次还算幸运,竟然莫名其妙跟团长降临了同一个世界。
两个人一起进入,能够降临同一个世界的概率,低到令人发指。
这次跟团长进入同一个世界,说不定还能挣扎一下。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对手的实力太强。
白素贞的故事,许悠然耳熟能详。
虽然版本众多,可白素贞的实力确实强横无比,这是公论。
看到库克洛洛一脸懵的表情,许悠然微微点头,眼神示意了他一下,稍安勿躁、见机行事。
库克洛洛发现跟许悠然降临同一个世界,很有些喜出望外。
小沙弥进来禀报,他也根本没当一回事。
对他一个外星人来说,白素贞是谁,他根本不在意。
听起来好像一个女人的名字,鬼灭的脸色为何一变再变?
难道这个白素贞就是色欲试炼的难题?
虽然对佛教没有深入研究,库克洛洛却也并不陌生。
当下遵从许悠然的暗示,双手合十,微微垂首。
许悠然点点头,沉声道:“有请。”
白素贞敢于光明正大找上门来,许悠然不至于见都不敢见一面。
虽然慑于白素贞的威名,心中有些忐忑,可好歹也是久经生死的职业战士,何况还有库克洛洛和阿丽塔在这里,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想到这里,心中底气也足了很多,一代高僧形象更是有模有样。
片刻之后,厚重的大门再次敞开。
看出去正是隆冬时节,纷纷扬扬飘散着漫天飞雪。
两位年轻女子,施施然迈步进入大殿。
一位身穿白色长裙,披着淡黄色貂裘披风。
另一位身穿绿色长裙,披着纯白貂裘披风。
身穿白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白素贞了,许悠然看到她脸庞的一瞬间,心口好似被重锤猛地一击。
整个人彻底呆住了,就连呼吸都是一窒。
用美丽这个词,已经不足以形容白素贞的绝世风姿。
许悠然心中忽然跳出一个词,美玉无瑕。
头上、肩上还散落着雪花的白素贞,宛如一块完美无瑕的白玉。
云鬓如画、脸庞清瘦、峨眉淡扫、樱唇一点,眼神清澈如山涧溪流,却又深邃如漫漫星空。
虽然身披貂裘,一袭长裙,却也无法遮掩她婀娜多姿的完美身形。
莲步轻移之间,堪称倾城倾国之绝色。
纵然许悠然见过很多绝世美女,虚空戒中的阿丽塔更是正统人类审美巅峰杰作。
可是跟白素贞比起来,都好像添加了太多烟火气。
白素贞的美,极为出尘,不带丝毫烟火气,好似来自九天的谪仙,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世间。
许悠然只觉得心脏剧烈的跳动,嗓子眼发干,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
色字头上一把刀,果然色欲迷人眼。
看着缓缓走近的白素贞,许悠然眼中的世界,好像只剩下了这一道传颂千古的绝美身影。
库克洛洛在一旁也是彻底呆住了,为白素贞的容颜所慑服,为白素贞的惊人气势所震惊。
什么鬼
难怪鬼灭听到白素贞的名字,神色都有些变了。
见到这等人物,有谁能不动容?
随着白素贞二人缓步走近,门外飘洒的漫天飞雪,好似忽然转为狂风暴雪。
凄厉的北风呼啸,宛如无数柄利刃在空中盘旋,却慑于白素贞的滔天气势,无法侵入大殿分毫。
许悠然忽然觉得皮肤传来微微刺痛,这才醒悟过来,白素贞狂暴的真元,肆意流转,几乎已经达到了无法压制的地步。
合体期最顶级强者,甚至可以说已经半步踏入了大乘期。
只要渡过雷劫,就是一位妥妥的修炼者大能。
如此恐怖的实力,难怪会带给自己这样强大的压迫感。
许悠然收回目光,看向白素贞身侧的小青。
同样也是风姿绝世,只是面容年轻许多,略显稚嫩。
白素贞从面容上看起来,绝对不超过三十岁,可是那双阅遍世事沧桑的双眸,饱含智慧,又给人无比成熟、宽容的感觉。
小青看起来则要年轻许多,一双眸子精光闪烁,显然也是一位合体期强者。
夜北 小說
二女一进入大殿,身上的强者气势,立刻将大殿中众僧压制的难以抬头,呼吸甚至都有些艰难。
许悠然知道,不是白素贞刻意为之,而是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合体期的极致,再也无法压制狂暴的真元。
只要她放开手脚战斗,或者是全力调动真元,必然会降下天劫。
渡过天劫,她就会成为真正的大能修士。
可是让许悠然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白素贞没有选择渡劫晋级,而是在苦苦压制?
还不等他想明白这个问题,白素贞已经来到他面前不远处,双手合十躬身施礼:“法海大师,多日未见,可还安好?”
说罢,又微微侧身,同样向库克洛洛躬身施礼,“华藏上师,小女子白素贞有礼了。”
小青跟在身侧,同样是低垂眼帘,躬身施礼。
終極全才 小說
许悠然微微一愣,看到二女气势滔天而来,还以为马上就要开战。
却不曾想,看白素贞的架势,既不像来兴师问罪的,也不像来诵经礼佛的。
虽然一时搞不清对方的意图,许悠然还是双手合十,行了个佛礼,沉声道:“有劳女施主关心,老衲一向安好。”
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
库克洛洛有样学样,也是躬身施礼,“二位女施主安好。”
“女施主?老衲?”白素贞微微一愣,似乎没想过许悠然会这样跟她说话,“法海大师,从前可不会这样谦逊……”
说罢,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许悠然,又看了看周围那数十位青衣僧人。
犹如黄莺轻啼的悦耳声音再次响起,“法海大师,小女子有事相求,能否借一步说话?”
借一步说话?
许悠然微微一愣,这是嫌弃人多,怕杀我的时候被人看到?
虽然你是合体期顶级强者,长得也还不错,可要是真想杀我,也别怪我辣手摧花了。
只要能逼你全力战斗,引动天劫,十个白素贞,我也能在天劫下打死你。
最初的震撼过去,许悠然迅速调整了心态。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他还是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
只是爱美和惜命,他选择了惜命。
哪怕白素贞再美一万倍,只要是敌人,许悠然都不会介意送她下去吃席。
不过,看白素贞的神态,有些敌友难明。
难道传说中那些版本都不对?
许悠然一时也有些犯难,到底该如何面对这样的白素贞?
库克洛洛看到许悠然还在沉吟,以为许悠然不太懂的规矩,连忙替许悠然做出了选择,向着那数十位青衣僧人挥了挥手,“全部退下吧。”
“善哉。”一众青衣僧人纷纷起身,躬身施礼,走出大殿。
“哐当。”大门被重新关上,殿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伟岸、庄严的佛祖神像座下,四人相对而立。
两位得道高僧,宝相庄严,两位绝世奇女子,气势滔天。
看到大殿中再无旁人,白素贞轻轻叹了口,声音委婉哀怨,“师兄,你还在怪我?”
师兄?
怪你?
许悠然知道白素贞是在跟他说话,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懂,可是这句话却完全不懂。
看到许悠然眼神中的迷茫,白素贞微微一笑,声音略带苦涩,“你净念禅宗与我慈航静斋,数千年来同气连枝,共抗魔门。这数千年的情谊就不说了,你我二人自幼结伴,同窗苦修,数十年的相濡以沫,素贞从未忘记。”
净念禅宗?
慈航静斋?
我法海,你白素贞。
我们竟然是师兄妹?
白素贞的低声倾诉,回响在许悠然耳边,却宛如一声声炸雷,震得他头晕目眩。
他听说过很多版本的白娘子传奇故事,却从未听说过这两个门派,更没听说过法海和白素贞还有这样的恩怨纠缠。
让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法海和白素贞竟然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儿。
不过,好像也不对。
法海是个和尚啊,女施主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库克洛洛虽然没有听说过白娘子的故事,可也知道,僧人是不能娶妻的。
不过看白素贞望着许悠然的眼神,明显就是情根深种的意思。
一时间,库克洛洛也很懵。
刚刚降临还没搞清楚状况,鬼灭伪装的和尚,就被老情人找上门来了。
这都是什么情况?
白素贞说了这么多,许悠然虽然不了解具体情况,可是也猜出了个大概。
不过心里却是翻江倒海,整个三观都快要崩溃了。
色欲试炼,难道指的就是这个?
可是……
这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白素贞,自己更不是那个刚正不阿的法海大师啊。
“师妹……”许悠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含糊其辞,虚应故事,“往事已矣,看开一些吧。”
“看开一些?”这次是白素贞一愣,“你让我看开一些?”
许悠然心中暗暗叫苦,要完,台词说错了。
“哈哈哈……”白素贞凄厉却满含悲愤的笑声响起,回荡在空旷的大殿中,好似漫天神佛都在哭泣。
她的眼角缓缓留下两行清泪,“我忍辱负重,以身犯险,甘愿污了自己的名声,镇压邪魔。你却告诉我要看开一些?看开一些?哈哈哈……”
镇压邪魔?
这是从何说起?
许悠然面上露出疑惑的神色,看看白素贞又看看小青。
只见小青也是面带怒色,眼神中满是悲怆,恨声道:“许仙的道心种魔正法即将失控,如果不能及时压制,必将生灵涂炭。我青黛虽然实力低微,却也愿意尽一份力。法海师兄,你于心何忍?”